返回封面
请记住【笔趣阁 bqg9527.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林长老端庄的坐在椅子上,开始的时候还很镇定,而到了后来,林长老看着站在严礼强身后的一群长老和闾丘明月看着严礼强画板上那惊讶的表情和发光的双眼,林长老一下子就有些坐不住了,心头猫爪火燎的,忍不住想去看,但觉得自己已经答应了严礼强要端坐一会儿,自己堂堂一个长老,不至于连这点耐心都没有。

    整整将近一个多小时,整个大殿内鸦雀无声,只有严礼强手中的炭芯滑过纸面的沙沙声

    严礼强在专心的画着画,而站在他身后的一干剑神宗大佬,却也一个个无比耐心目不转睛的看着严礼强怎么用一截炭芯创造出他们眼中的奇迹。

    好在严礼强也知道林长老此刻是什么心态,在完成最后一笔之后,严礼强习惯性的就在画纸的左下角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缩写“lyq”,三个字母在纸上一笔而过,看起来就像是两朵小小的浪花。

    “林长老,可以了,你可以来看一下”严礼强放下了炭芯,对林长老说道。

    林长老直接快步走了过来,一看到严礼强画板上的那副肖像,瞬间惊呆了,有些不敢相信的轻轻伸出手,小心的抚摸着画面上的那张白纸,“啊,这这个就是我吗”

    不怪林长老惊讶,因为严礼强画出来的这张画,简直比林长老在铜镜之中看到的那个自己更加的真实和清晰,也更美。

    画面上的林长老,双手放在膝盖上,端坐在椅子之上,轮廓分明的脸上有着一层柔和的光线,那鬓角的发丝,长长的睫毛,优美挺拔的身姿,还有眼中的神采,已经把一个美丽女子最成熟,最美的风韵和神采展现了出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螓首蛾眉,美目盼兮

    定定的看着严礼强画笔下的那个自己,林长老的双眼甚至慢慢起了一层水雾,整个人失神的愣了好一会儿,才用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对严礼强说道,“这这幅画,可以送给我么”

    “当然”

    严礼强说着,就要把被他折弯的绣花针拔出,想要把画从木板上取下来

    “别,小心把画弄破”林长老连忙阻止了严礼强的动作,神情之中都带着一丝紧张,“把木板一起交给我就行,你们男子动作太大,我自己来”

    “呃,好吧”看着林长老的神色,要是自己不交对方说不定就要动手直接抢过来了,严礼强也只能把手上的画和固定着画纸的木板一起交给林长老,然后还小心的提醒了一句,“林长老,用碳芯画的画不同于水墨画,为了避免掉色和被抹花串色与纸张褶皱影响美观,这副画最好不要卷起来收藏,林长老可以给它加个木框固定住就好,然后放在墙上或者桌子上都行”

    “好的,多谢”林长老小心翼翼的把画接了过来,还对严礼强说了一声谢谢,在剑神宗,一个长老对外门弟子说谢字,绝对实属难得。

    “咳咳”看到林长老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闾丘明月轻轻咳了两声,第一个返回自己的位置,其他长老也才跟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经过这么一下,那些长老看严礼强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特别是那在座的另外四个女长老,看严礼强的目光,是格外的“火热”,几乎毫不掩饰。

    “刚刚诸位已经亲自看到过严礼强的画技,对之前送到宗门之中的那副画的来历应该都没有疑问了”闾丘明月环视一周,脸色重变得严肃起来,“我们剑神宗,功必赏,过必罚,严礼强这次表现有目共睹,不仅在帝京遭遇天劫之时及时传回了帝京巨变的消息,为剑神宗的应变争取了反应时间,及时稳定了莱州及其附近州郡局势,而且还在四海镖局人员遭到巨大损失的情况下,保全了宗门托付给他们的货物,让那些货物没有丢失和落入歹人之手,最后还保护着一干同门历尽艰辛返回剑神宗,其功甚大,其勇,其智,其心,其行,当为我剑神宗弟子之楷模”

    所有的长老都点着头,严礼强他自己或许都不知道,就因为他提前传到剑神宗的那副画带来的帝京巨变的信息,让剑神宗在乱局一开始的时候,就把握住了先机,及时采取了应变措施,此刻莱州安定的局势,和严礼强之前传来的信息密不可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大事,今天也不会劳烦剑神宗的一干大佬在这里等着要见严礼强一面。

    “你进入剑神宗不久,现在还是剑神宗的外门弟子,并未拜师,我今日有意收你为徒,你可愿意”闾丘明月和颜悦色的对着严礼强说道。

    这下子轮到严礼强自己惊住了,他之前想到剑神宗这次一定会对自己有所奖励,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奖励,宗主和长老的徒弟,这样的身份在剑神宗保底就是精英弟子,一下子就凌驾于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之上,剑神宗千千万万的弟子,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也就是一辈子能在剑神宗混到个精英弟子就满足了,没想闾丘明月一开口,就是这样的大奖,而且宗主的弟子,身份在剑神宗天然就不一般,就算是精英弟子,身份也比其他的精英弟子要贵重一些。

    但自己已经拜了柳归元为师,按照之前的计划是自己在剑神宗步步为营,一步步自然而然的被柳归元发现后留在身边,现在闾丘明月一下子杀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封面